首 页 | 报价 | 活动 | 硬件 | 数码 | 整机 | 手机 | 新闻 | DIY | 导购 | 学院 | 专题 | 市场地图 | 商家名录 | 商情 | 论坛 | 下载 | 电视 | 算命 | 读心术 | 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关注>正文
解说Yigo管理软件CAD的颠覆式创新
文章来源:中原硅谷网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1-11-30


IT产业技术创新的第一波来自欧美,而中国将在第二波IT产业技术创新浪潮中占据不可忽视的一极,任何模仿式的创新、改良式的创新都不是中国IT企业特别是管理软件业的出路,只有真正的颠覆式创新才能让中国管理业成为世界级的管理软件,博科资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沈国康慷慨陈昂。

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创新理论大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教授也持相同观点。

一个新生事物去彻底颠覆一个强大的概念如何做呢?直接打击他、攻击他?但是新的竞争者采取一种颠覆性的战略,使这些领导者有一种逃离这个市场的动因,这就是一种基础的模型,这就叫颠覆性创新克里斯滕森教授如此认为。

创新让软件巨人SAP也开始深思的

般情况下,ERP 巨人SAP 在评价竞争对手时往往会流露出沾沾自喜,因为他们对企业、行业的深刻认识绝非哪个对手能够轻易学会。不过,两周之前,一位SAP高层领导说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他说:(企业应用领域)甲骨文只不过是追随者,而不是新一代竞争者。未来是否会从其它小公司里发展出新的竞争者替代SAP,目前还没看到,但我们很关注。

今天的SAP正处在辉煌的历史时刻,可有谁知道,有没有哪一个小个子,正在不为人知的研发中,悄悄地蓄积颠覆的能量。

至少在博科资讯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沈国康看来,他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博科公司员工甚至坏笑着说,巨头们寝食难安的坏日子就要来临了。

当然,在管理软件业内人士看来,博科看起来仍然像一名沉睡了18年的醉罗汉,也有人说他像贪玩的孩子,迷失了方向,在风景优美的森林流连忘返,甚至是自娱自乐。

但,荣膺管理软件行业隐形冠军荣誉的博科资讯有限公司总裁沈国康,借引犹太人的历史表达了他对企业软实力的理解。

相比起精于制造机器的日耳曼人,相比起擅于制定规章制度的撒克逊人,犹太人更善于用深层而无形的思想去影响世界,并推动历史的车轮更快速地前进。这就是隐含在犹太人大脑中的“软实力”。对于现代企业家而言,是否具备这样的软实力,是决定企业在商业世界沉浮的核心要素。

通过对市场的把握、对传统思维的超越,组织创新资源,根据客户的需求,因地制宜地推出新产品、新生产模式、新服务方式的能力,是企业软实力的集中表现。而具备软实力的企业,在创业的初期往往以隐形冠军的形态存在于业界。譬如民族企业的神话百度,譬如迅速挑战中国人饮奶习惯的蒙牛,譬如应用无处不在的Google,譬如正在与Google争夺网络应用开发商控制权的facebook

创新的口号已经提了很多年,现在,再提创新力依然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倡议。创新有很多种类,完全颠覆寻常逻辑的是原创式创新,或曰颠覆式创新;在成形模型的基础上修补,螺旋式上升的是模仿式创新;彻底抛弃旧套路,重组资源寻求突破发展的是抛弃式创新;保持既有业务的同时,积极寻求市场空白点,大打蓝海战略的是拓展式创新。(对创新解释和定位很精确)

“我觉得中国不要去学比尔•盖茨,有一个更好的偶像,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你看苹果做出来的东西,人性化,时尚感强,非常富有艺术气息。相比而言,微软在操作系统里面已经阻碍了整个工业的进步,英特尔也是。”当网易CEO丁磊说出这番话时,即使是五年前还如雷贯耳的微软,正通过开发网络搜索技术和便携式媒体播放器设备,高度紧张地应对来自Google在互联网领域和来自苹果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市场份额蚕食。

“博科始终以苹果公司作为效仿的模板,视创新为企业的命根子,任何没有创新的软件设计都是垃圾”,深谙博科公司研发文化的管理软件业资深人士透露。

沈国康甚至以创新为乐,员工有时候甚至认为他走火入魔,为了一个美好的创新idea,他甚至勒令研发负责人停下手头所有工作,迅速开始新的研发,为此,部分骨干颇有微词。

但,在外界看来,沈国康总是以激情四射的形象出现在媒体、客户面前,据公司员工透露,沈国康经常凌晨2点躺在床上思考问题,经常兴奋的无法入睡,沈国康邀请他心仪的面试者加盟博科时,他说: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在欧美企业的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吗?为什么不做点让欧美人震撼的事情呢

颠覆式创新 VS 模仿式创新

灵活轻巧的谷歌便是最让微软棘手的竞争对手之一,它在短短八年间成长为营业额70多亿美元的大公司。而最让微软坐立不安的是:谷歌采取了不同于一般软件厂商的商业模式:架构在互联网上的应用服务。这让微软传统的、以个人电脑或服务器为基础的竞争方式几乎失去效力;巨人面对一个小孩子的攻击显得力不从心。

微软和苹果都是有创新力的公司,唯一的区别在于鲍尔默的创新相对保守和稳妥,而乔布斯的念头更大胆、更彻底。

Google和苹果是颠覆式创新厂商的最突出代表。

在平衡收入和利润的驱动力下,Google的创新力被激发的淋漓尽致,实行多元化产品和服务战略,广泛涉足消费者在线服务,诸如离线广告、企业主机软件服务和企业搜索市场等。而在消费者在线服务市场,Google向互联网搜索之外的市场拓展,推出图像管理、网络电邮、视频和及时信息等服务,它的胳膊已经伸到了以前人们无法想象的一些领域,这只手伸得太长,以至于在IT业界再次引发了类似于从前人们对微软产生的那种对巨人和垄断的恐惧。

而苹果,总是能给它的粉丝带来无尽的惊喜,让全球为之疯狂的iPhone只是苹果众多惊喜中的一个而已。

20085月初,乔布斯宣布同20世纪福克斯、沃尔特迪斯尼影业公司、华纳兄弟、派拉蒙影业公司、环球影业家庭娱乐和索尼影业娱乐等众多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这就意味着,在类似《钢铁侠》这样的大片发行DVD的当天,苹果的用户就可以在iTunes网站下载这些电影,在苹果的产品上尽享大片。

苹果精心地选择出最好的合作者。2004年,宝马首次在其年度新款车型的储物小格中加入iPod转接器,克莱斯勒、福特和本田等汽车制造商随后也加入这个潮流。超过20万家公司与苹果签署了制造与苹果相容产品的协议,70%的新款美国车都配备了iPod转接器,大约10万个飞机座位也将同样配上这个绝无仅有的组件。

在乔布斯的哲学里,苹果始终是,也必须是一家能“全盘掌控”的公司,“对未来的消费类电子产品而言,软件都将是核心技术”。这样的苹果才不至于像戴尔、惠普或索尼那样,因为等待微软最新操作系统的发布而延迟推出硬件产品。这样的苹果不用看着微软干着急,而可以随意修改系统,还可以为iPhoneiPod制作特别的版本。

Google和苹果的日渐强大给我们的启发是,原来颠覆式创新既可以是技术上的创新,还可以是企业经营战略上的创新。

要么颠覆别人,要么被别人颠覆

1917年,《福布斯》杂志首次推出了“福布斯百强企业”排行榜,到了1987年,《福布斯》将这份名单重新刊出,与当年的名单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其中61家企业已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而幸存的39家中,只有18家时隔70载仍然有幸跻身百强之列。

是什么原因导致企业的绚烂像焰火般短暂?从美国钢铁公司的兴衰过程中可窥一斑。一个世纪前,JP•摩根收购了安德鲁•卡内基创办的卡内基钢铁公司以及其它784家独立公司后组建的美国钢铁(US Steel),是全世界最无与伦比的巨无霸,鼎盛时控制了全球钢铁产量的51%,而当时钢铁是制造一切产品的基础,以至于当时主流的“左派”思想家们以此为理由担心资本家代替政治家统治全世界的“垄断资本主义”时代会到来……

然而今天,谁还听说过这个公司呢?是它的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吗?当然不是,而是外部市场改变了!二战以后新材料的使用使钢铁的重要性大大下降,而新兴钢铁企业如米塔尔钢铁公司积极发展新型特种钢材的发展战略,又使美国钢铁这样以普通钢材为主的老牌企业失去了业内地位,于是在内部运营平稳的情况下从巨无霸沦为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如今,世界瞩目的IT圈企业以前所未有的力量打造着其软实力,异常活跃地跳动着它们创造性的脉搏,譬如涉足企业管理咨询的IBM,譬如进军手机业务领域的苹果,譬如紧随网络搜索需求的微软,譬如紧贴用户需求不断研发新产品的Google,他们制胜的法宝是企业的软实力,更是各自不同的创新之道。

沈国康认为,企业生存的外部环境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纵观宝洁、福特等数十家生命力旺盛的百年企业,他们的创新并非停留在口号之上,无论是彻底颠覆逻辑,还是渐进地模仿,还是抛弃或者进军某一业务,其创新的圆心日渐清晰,一张一弛、一进一退都始终紧跟外部环境和市场的需求变化。正因为此,他带领着自己的公司始终走在不断自主创新的征途之上,因为创新的反义词并非保守,而是直接的灭亡!




上一篇:快速开发也需个性化 方正国际发布全功能软件开发平台
下一篇:多功能办公一体机 惠普1216促售2200元
精彩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招贤纳士 | 会员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联系我们

实名:中原硅谷网、电脑报价、电脑硬件报价 客服电话:0371-63659150

中原硅谷网 WWW.ZZIT.COM.CN&WWW.ZZ-IT.COM
2003-2007 版权所有